首页 > 時事 > 正文

比亞的奴隸販賣:他們被強姦毆打,男性也不例外
2017-12-07 00:03:51   来源:   评论:0 点击:

    有人需要挖掘工嗎?這是一個挖掘工,一個強壯的男子,他會挖掘。一名拍賣師喊著,500、550、600、650……隨著價格的變化,買家不斷...
  
 
   “有人需要挖掘工嗎?這是一個挖掘工,一個強壯的男子,他會挖掘。”一名拍賣師喊著,“500、550、600、650……”隨著價格的變化,買家不斷舉起自己的手。僅僅幾分鐘後,一切都結束了,這名屈從於自己命運的男子被交給了他的“新主人”。
 
  上個月,這場在利比亞進行的“奴隸拍賣”會視頻一經CNN發佈,便引發了國際社會的震動。
 
  在過去的三年裡,非洲每年有超過15萬的非法移民和難民從利比亞進入歐洲,希望能過上新的生活。但更多的人永遠都無法如願抵達歐洲,這是一次充滿危險的旅程。據《財富》雜誌報導,過去四年中,有超過3000人在試圖穿越地中海的過程中溺亡。
 
  不僅如此,隨著最近利比亞海岸警衛隊開展的打擊行動,越來越多的船無法出海,而這些無法前往歐洲的非法移民通常都被人販子囚禁在利比亞,當倉庫人滿為患或是非法移民無法支付贖金後,一部分人就會被賣作奴隸。據《財富》雜誌報導,現在可能約有40萬-100萬非法移民被困在利比亞。
 
  在這裡,他們飽受著難以想像的酷刑摧殘和心理折磨,而等待他們的只有未知的明天以及無盡的絕望。有的人成功逃離了魔窟,有的人被賣作了奴隸,而有的人卻永遠消失了。
 
  當幾名身穿制服的人登上自己身處的超載橡皮艇時,克裡斯泰·蒂姆迪和男友都認為,是義大利海岸警衛隊來營救他們了,他們夢想的歐洲新生活即將開啟。然而下一秒,出乎蒂姆迪意料的是,這些人掏出了槍開始向人群射擊。“很多人都掉進了海裡,”這名32歲的喀麥隆女子說,她親眼目睹了男友道格拉斯就這樣掉進了水裡,消失在黑暗中。
 
  隨後,持槍者將蒂姆迪和其他乘客帶回了利比亞,在這裡他們被囚禁、強姦、毆打,並被迫向家人打電話索要贖金。
 
  當CNN揭露,非洲非法移民在利比亞是如何被當作奴隸交易後,此事在全球範圍內引發強烈抗議,隨後蒂姆迪在國際移民組織的説明下回到了喀麥隆。她說,自己並沒有看到CNN的報導,但她親身經歷了這一切,也曾親眼目睹了一名塞內加爾男子是如何買走了一名非洲非法移民。
 
  奴隸販子強姦女性,甚至男性
 
  利比亞是非洲非法移民想要前往歐洲國家的樞紐,在這裡可以乘坐橡皮艇出發穿越地中海抵達歐洲。蒂姆迪說,在利比亞,有許多人販子假扮成海岸警衛、員警或是計程車司機來誘捕受害者。蒂姆迪乘坐的船上一共有130人,在被送回利比亞後,所有人被囚禁在一個廢棄的工廠裡。在那裡,奴隸販子會強姦女性,有時甚至是男性。蒂姆迪說:“因為我懷孕了,所以沒有被強姦。他們威脅你如果不付錢,會有什麼後果。”
 
  根據蒂姆迪的描述,這些人販子十分有組織性,大多數人都穿著假的警服或軍裝。整個場地被武裝車輛包圍,並且有無數槍口對著人群,讓人沒有膽量逃跑。
 
  如果上了黑車,會把你再賣給別人
 
  蒂姆迪的家人匆忙籌集了1800美元以支付贖金,換取她的自由。但她表示,支付了贖金並不能意味著徹底的安全,人販子與計程車司機勾結,這些被釋放的非法移民本該被送往移民營地,卻又再次落入人販子手中。
 
  蒂姆迪介紹道:“如果他們送你上了一輛好的計程車,你就會到達目的地(移民營地),但如果是一輛黑車,司機就會把你再賣給別人。”有的人甚至會被轉賣兩三次,當你打電話給家人再要贖金時,沒有人會相信你的說辭,也沒有人再給你錢。今年10月,蒂姆迪幸運地被釋放了,幾天後,她的女兒布列塔尼在利比亞一家醫院呱呱墜地。
 
  被轉賣,經歷從未見過的酷刑
 
  另一名喀麥隆人福圖斯就經歷了兩次轉賣。“在那裡,我經歷了從未見過的酷刑。”他回憶道。“他們不是人,他們是魔鬼。”
 
  本周,在國際移民組織的説明下,蒂姆迪和福圖斯同另外200多名被困利比亞的喀麥隆人一道返回了家鄉。國際移民組織在喀麥隆的負責人布巴卡爾稱,為他們創造機會是很重要的。國際移民組織已經啟動了一個説明非法移民建業的專案,並將提供啟動資金。
 
  儘管沒有如願前往歐洲,但能活著回家也是一種幸運。
 
  被轉賣,經歷從未見過的酷刑
 
  另一名喀麥隆人福圖斯就經歷了兩次轉賣。“在那裡,我經歷了從未見過的酷刑。”他回憶道。“他們不是人,他們是魔鬼。”
 
  本周,在國際移民組織的説明下,蒂姆迪和福圖斯同另外200多名被困利比亞的喀麥隆人一道返回了家鄉。國際移民組織在喀麥隆的負責人布巴卡爾稱,為他們創造機會是很重要的。國際移民組織已經啟動了一個説明非法移民建業的專案,並將提供啟動資金。
 
  儘管沒有如願前往歐洲,但能活著回家也是一種幸運。
 
  如果沒有談論關於奴隸販賣的話題,或許沒人會知道,在哈倫抵達歐洲前曾被奴隸販倒賣過三次。哈倫向BBC講述了自己是如何在一路上先後被三個不同的奴隸販賣組織控制並飽受折磨長達數月,他說,那些人不斷買賣著難民,就好像他們是牲畜一樣。
 
  被偷被綁架,成為奴隸,讓付贖金
 
  因為在家鄉沒有工作機會,與成千上萬名埃塞俄比亞年輕人一樣,哈倫懷抱著對未來的憧憬,準備穿越撒哈拉沙漠前往利比亞,並從那裡前往歐洲。從埃塞俄比亞出發後,哈倫來到了蘇丹,在那裡生活了一年多的時間後,他向走私者支付了600美元,以繼續自己的下一段征程——穿越撒哈拉沙漠前往利比亞,打算從那裡偷渡到歐洲。
 
  “我們一共98人擠在一輛卡車上,大家都擠成一團,(車裡的)酷熱讓人難以忍受。”哈倫向BBC記者描述了自己的經歷。他說:“一路上,我們遇到了很多問題。沙漠裡會突然出現一些全副武裝的人攔住我們的去路,然後偷走所有的東西。”
 
  然而,哈倫真正的麻煩卻是從抵達邊境開始的。經過六天的撒哈拉沙漠旅行後,哈倫一行人抵達了埃及、利比亞與乍得的邊界處,按照計畫,走私者們將在這裡進行交接工作,但事情出現了差錯。
 
  “在邊境處,一群匪徒綁架了我們,把我們帶到乍得。”哈倫說。“他們開車帶著我們在撒哈拉沙漠走了2天,把我們帶到了一個營地。”隨後一輛車開了進來,這群說著不同語言並全副武裝的人告訴他們,支付了4000美元的人就可以上車離開,而付不起錢的人,就要被留在營地裡。哈倫說:“我們並沒有錢,但我們互相交談後決定假裝自己可以支付(4000美金),無論如何都要上那一輛車。”但事情並非他們想的如此簡單,上車後,一行人又經歷了三天的長途跋涉,結果被帶到另一個買賣非法移民的地方。
 
  “帶我們來的人告訴我們,他們為我們每人支付了4000美元,除非我們交出這筆錢,否則哪兒也去不了。”哈倫說,“(營地中)已經有一些非法移民了,他們大部分來自索馬里和厄立特里亞,並在那裡已經待了超過5個月。他們遭受了很多痛苦,甚至看上去都不成人形了。”對於哈倫一行人來講,如果無法支付這筆錢,接下來的命運是顯而易見的。
 
  無法支付贖金,遭受折磨,再被轉賣
 
  由於無法支付4000美元,哈倫和同伴同樣遭受了不堪的折磨。為了強迫他們儘快支付費用,這些奴隸販強迫他們喝下混雜著石油的熱水,每天只給吃很少量的食物,並且每晚都會對他們進行折磨。就這樣,哈倫和其他31名埃塞俄比亞人被困在這個營地裡長達80天。
 
  隨著時間推移,這些奴隸販失去了耐心。哈倫回憶道,這些人告訴他們:“你們不會付錢,所以我們要把你們賣掉。”那個時候,哈倫和同伴已經有兩個多月沒吃什麼東西了,每個人都骨瘦如柴,第一個買家拒絕購買他們,最終一個來自利比亞城市薩巴的買家以每人3000美元買走了他們。
 
  當一群人再次坐上汽車時,都以為今後不可能再遇見更糟糕的情況。然而在薩巴,等待著他們的是更加慘無人道的折磨,哈倫說:“他們把塑膠袋套在我們臉上,將我們的雙手綁在背後,扔到裝滿水的桶裡。他們還用鋼絲抽打我們。”
 
  在最終設法聯繫到家人並請求他們交納贖金前,哈倫和同伴們忍受了長達一個月的殘酷折磨。“他們放我們走了,但在離開的路上還會有另外的人伏擊我們,把我們帶到倉庫裡。然後我們被告知每人要付1000美元才能離開。(我們)繼續被折磨和毆打,然後打電話給家人,讓他們再寄錢。家人賣掉了(家裡的)牛、土地以及所有能賣的東西,然後把錢寄給了我們。”
 
  歷經千辛萬苦,難忘一路上消失的同伴
 
  歷經艱難萬苦後,哈倫一路向北跋涉480英里,終於來到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這裡是穿越地中海危險旅程的起點。為了籌集前往歐洲的費用,哈倫不得不在這裡停留數月,想盡一切辦法打工。
 
  然而,即便成功登上了前往歐洲的橡皮艇,沒人知道前方等待著他們的是什麼,哈倫說:“除非你很幸運,否則會被員警抓住然後關進監獄。這些員警會將你賣給人販子,有時只需要500美元。”
 
  但哈倫是幸運的,如今他定居在德國,但他表示,這一路的經歷還有那些消失的同伴,都將永遠銘刻在他的記憶中,他說:“我們在埃及和利比亞的邊界埋葬了一位朋友。還有兩個人在薩巴市與我們分離,我不知道他們如今是否還活著。還有一個女孩(從橡皮艇上)掉進了地中海。”
 
  奴隸拍賣,一件聽起來離現代社會已經很遙遠的事,依然真實存在於這個世界。不僅是利比亞,根據國際勞工組織今年的最新報告顯示,2016年,全世界有超過4000萬人都是現代奴隸貿易的受害者,其中25%是兒童,71%是女性。
 
  雖然難以想像,這卻是每時每刻在地球上發生的真實故事。

相关热词搜索:男性

上一篇:尼爾森將出任美國下一任國土安全部部長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