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時事 > 正文

被捕沙特首富:“自由親王”之子 曾與特朗普推特互懟
2017-11-08 23:32:16   来源:   评论:0 点击:

    11月7日,一則來自沙特首都利雅德使館區麗思卡爾頓酒店的視頻在媒體和社交網站上流傳開來,短短十來秒的畫面顯示,被關押在這座五...
  
 
  11月7日,一則來自沙特首都利雅德使館區麗思卡爾頓酒店的視頻在媒體和社交網站上流傳開來,短短十來秒的畫面顯示,被關押在這座“五星級牢房”的沙特王子和高級官員們並未如外界猜測的那樣享受著奢華的服務,而是在酒店的一間會議室內集體打地鋪。
 
  據沙特政府官方介紹,4日被捕的沙特首富、有“中東巴菲特”之稱的王子瓦利德·本·塔拉勒(Waleed Bin Talal)也未獲優待,出生富貴的他正躺在其中的一個床墊上。不知,此時的瓦利德是否回想起了半個世紀前,那段蹺課打架、睡在街頭的叛逆時光。
 
  “自由親王塔拉勒的兒子
 
  1955年出生的瓦利德是沙特開國君主阿卜杜勒·阿齊茲(又名伊本·沙特)眾多孫子中的一個。
 
  他的父親塔拉勒是伊本·沙特的第21個兒子,曾任沙特第一任交通大臣、沙特駐法國和西班牙大使等職,上世紀60年代初,塔拉勒還擔任沙特財政和國民經濟大臣。瓦利德的母親則是黎巴嫩首任總理的女兒莫娜·索勒。
 
  強強聯手的政治婚姻本該助力塔拉勒在沙特王位繼承體系中更進一步,但事實上,自1957年結束駐外任務回國後,塔拉勒展現出了與當時的沙特君主制度並不匹配的政治傾向,並影響到了家族中一些年輕的親王,形成了“自由親王”一派。“自由親王”們要求實行西方式政體,受到了部分新興中產階層民眾的支持,包括一些具有外國教育背景的知識份子、專業人士、管理人員和商人。
 
  然而,改革失敗、長居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的塔拉勒在1962年遭到黎巴嫩政府的驅逐,不得不流亡埃及。儘管兩年後塔拉勒與沙特國王費薩爾領導下的政府和解,但他與他的兒子無疑將永遠與沙特王位無緣。
 
  在父母分居後,年幼的瓦利德跟隨母親居住在黎巴嫩。據新華網此前報導,少年時期的瓦利德是個十足的叛逆者,蹺課打架、睡在街上、肆意滋事是家常便飯,1969年,父親塔拉勒將其送進了利雅德軍事學院,接受嚴酷的訓練和管教。
 
  隨著年齡的增長,瓦利德逐漸展現出對商業的興趣和天賦。上述報導稱,瓦利德從15歲開始就堅持聽英國廣播公司(BBC)電臺的新聞,學習商業知識,並堅持閱讀雜誌和報紙。上世紀80年代,瓦利德從美國加州門羅學院獲得商業管理學位後回到沙特,準備開創一番事業。
 
  3萬美元的創業故事
 
  有關於瓦利德的創業故事,新華網的報導中是這樣闡述的:
 
  “‘我可以多付給你兩個月的生活費,你就把它當成貸款,成功與否全憑你怎麼用這3萬美元。’父親將一隻信封放在瓦利德眼前的桌子上。瓦利德此時坐在沙發上,還沒等他回過神來,父親早已站起來轉身上了樓。
 
  他拿著3萬美元再次回到了家中,對妻子妲拉說明了其中的情況,受過高等教育的妻子建議王子可以把自家的房子先抵押出去,拿著這些抵押金,憑藉他們的關係去打開事業局面。天性喜歡冒險的王子非常喜歡妻子的建議,他隨即找到當地一家銀行,將100萬美元的房子以20萬美元抵押出去。然後他開始留意相關新聞,查閱金融方面的報紙,並進行市場調查……經過深思熟慮,瓦利德拿出僅有的23萬美元全部投入到沙特國內尚不熱鬧的房地產行業上。”
 
  而美國老牌雜誌《名利場》則展現了另一個故事版本:
 
  瓦利德從他的父親那裡獲得了3萬美元的初始資金,在一年後虧完了所有的錢。於是,他的父親又給了他30萬美元,這一次他花了3年全部虧損完。第三次,塔拉勒沒有再給兒子現金,而是給了他一張房產契約,“為你自己去工作,”塔拉勒說。於是,瓦利德將房產進行抵押,又拿出了自己的王室津貼和20萬美元獵鷹生意所得,開啟了創業之路。
 
  往後的故事版本沒有太大差異,瓦利德通過沙特尚不成熟的房地產行業賺得了創業第一桶金,隨後開始進入商業世界的核心——銀行業。1986年,瓦利德突然宣佈成為沙烏地阿拉伯聯合商業銀行的最大股東,用了僅3年的時間便將這家連年虧損的銀行變成了贏利情況最好的商業銀行。
 
  1990年,當資金極度短缺、情況岌岌可危的美國最大商業銀行花旗銀行正為自救滿世界尋找買家時,瓦利德卻默默地購入其4.9%的股份,這一份額剛好在法律規定無需披露的持股上限之下。彼時的瓦利德毫無名氣,他的出手讓所有人感到意外,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花旗銀行原本期待的投資人——科威特政府不久就陷入了海灣戰爭的泥潭,於是瓦利德毅然斥資5.9億美元增持花旗新的優先股份,帶動了一大波國際投資者聞風而動。花旗銀行的危機隨之消減,股價扶搖直上,瓦利德也一舉享譽全球。
 
  再後來,瓦利德成為了阿拉伯版“巴菲特”,而“股神”巴菲特本尊也對其讚譽有加:“在奧馬哈,人們管我叫美國的‘瓦利特’,對此,我深感榮幸。”
 
  數十年間,社交媒體Twitter、美國第二大打車應用Lyft、花旗集團、四季酒店、迪士尼、摩托羅拉、蘋果都曾獲得瓦利德的青睞,2013年瓦利德收購了中國企業京東2.5%的股份,依照當下市值已獲益將近翻番。
 
  2005年,《福布斯》雜誌評估瓦利德的個人總資產為237億美元,位居全球富豪財富榜上第5。但到了2011年,這一排位下降到了26位,其個人資產也降至194美元。一怒之下,瓦利德將《福布斯》雜誌告上法庭,稱這家老牌財富刊物低估其財力。
 
  個性張揚怒懟特朗普
 
  狀告《福布斯》自然只是瓦利德“任性”的冰山一角。此次被捕前,瓦利德最近一次佔據國際各大媒體的頭條,則是因為他與當時還是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在“推特”上的嘴仗。
 
  2015年底,特朗普在競選中提出“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引起軒然大波,瓦利德隨即在“推特”上怒斥其“不僅是共和黨的恥辱,更是全美國的恥辱”,並呼籲其立即退選,因為他“不可能勝選”。
 
  特朗普也不甘示弱,大罵瓦利德是“笨蛋”,並回擊道“瓦利德先生想用老爸的錢操控美國的政客,等我當選後,他就別想這麼幹了”。
 
  事實上,瓦利德與特朗普兩個超級富豪的淵源還能追溯到上世紀90年代初。據福布斯網站介紹,1991年,瓦利德花了1800萬美元買下了特朗普的遊艇“特朗普公主號”更名為“王國5KR號”,為當時負債9000萬美元的特朗普解了燃眉之急;1995年瓦利德又從資金鏈緊張的特朗普手中買下紐約廣場酒店的股份,該酒店是特朗普最為得意的產業之一。
 
  為此,2016年瓦利德王子還在“推特“上與特朗普互動時笑稱“我曾兩次解救過你”。
 
  有趣的是,雖然相差11歲,但是從同為房地產商出身的瓦利德與特朗普身上還能看到更多共同點:財大氣粗的他們都曾指責福布斯低估了自己的財產;有過多次婚姻;還不約而同地對“土豪金”有著偏執的愛。
 
  熱衷女性權益從未遠離政治
 
  2015年,瓦利德宣佈未來幾年內,他會將自己的全部財富捐給其名下的“阿爾瓦利德慈善基金會”(Alwaleed Philanthropies)。目前他已捐出至少35億美元。
 
  瓦利德稱,這個由他第三任前妻擔任副主席的基金會將致力於“跨文化理解”,以幫助建立一個“寬容、包容、平等和每個人都有機會的更好的世界”。據介紹,“阿爾瓦利德慈善基金會”所涉及的項目包括促進健康、消除疾病、讓偏遠村莊用上電、建造孤兒院和學校,以及“賦予女性權利”等。
 
  一直以來,瓦利德都致力於推動沙特女性的解放。他的妻子阿米拉從不黑紗蒙面,大方地陪同瓦利德出訪各國,並接受媒體採訪,一時成為美談。瓦利德還資助罕那迪·紮卡裡亞(Hanadi Zakaria al-Hindi)成為沙特首位商業航班女飛行員,在罕那迪的畢業典禮上,瓦利德表示,他將“全力支持沙特女士在各個領域的工作”。
 
  除了關注女性權益,瓦利德還繼承了父親對沙特政治的批評意見。瓦利德甚至為《紐約時報》撰寫專欄文章,譴責由“服務特權和利己主義者”領導下的沙特政府。
 
  同時,瓦利德還大力支持年輕的沙特王儲本·薩勒曼實施的一系列經濟、社會改革。後者在過去兩年間為沙特制定了一幅宏偉的經濟藍圖,並於近期宣稱,將帶領沙特回歸“溫和伊斯蘭”。
 
  然而,就在本·薩勒曼為肅清社會風氣而發起的“反腐風暴”中,瓦利德卻成了首批被抓捕的王室成員之一。這一舉動令外界猜測紛紛,一種說法認為,瓦利德以全部家產轉移到歐洲為威脅要求薩勒曼父子放了今年被廢的前王儲本·納伊夫,另一種說法則是,今年6月的換儲風波中,瓦利德所在的塔拉勒家族在“效忠委員會”的代表是3個沒有支持本·薩勒曼的人之一。
 
  無論以上哪一種猜測,都反映出同一個問題:瓦利德家族與薩勒曼父子在王位繼承問題上並不一條心。這,是薩勒曼父子最為忌諱的。
 
  而更令薩勒曼父子忌憚的,或許還有瓦利德的巨額財富和他在國際社會的深刻影響。通過資本,瓦利德可以輕鬆地影響美國和世界許多地區的社會文化生活,這種能力隨時可能轉變成為瓦利德圖謀王位的政治資本。
 
  不在繼承人之列的瓦利德是否已經深度介入沙特版“權力的遊戲”尚不可知。但是,一個持有不同政見的、手握萬貫家財的王子是否有可能登基?
 
  “當然,”瓦利德曾告訴《福布斯》,“王位的繼承人在開國國王的子孫中挑選,我是其中一份子。”
 
  多年前,一位沙特王室研究者向福布斯表示,瓦利德就是“沙特版特朗普”,“對於一些沙特人來說,瓦利德是成功的象徵,而對於另一些而言,他太過華而不實”。
 
  但如今,特朗普已成為了美國總統,那麼,瓦利德的命運又將何去何從?
 

相关热词搜索:沙特 特朗普 之子

上一篇:世界氣象組織報告:2017年全球氣溫創新高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