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時事 > 正文

德國前總理科爾:“統一總理”也是北京烤鴨的擁躉
2017-06-18 00:01:46   来源:   评论:0 点击:

    深夜傳來德國前總理赫爾穆特·科爾逝世的消息,作為一個無論是出於職業原因還是個人興趣都密切關注德國的人,我深受觸動。雖然科爾...
  
 
  深夜傳來德國前總理赫爾穆特·科爾逝世的消息,作為一個無論是出於職業原因還是個人興趣都密切關注德國的人,我深受觸動。雖然科爾年事已高且長期抱病,因而公眾對於這一消息普遍有著一定的心理準備,但是預感一旦成為事實,還是讓人無法不產生一種世界歷史和德國歷史波瀾壯闊的時代謝幕的感覺。
 
  科爾是在戰後德國經濟奇跡時期從政治的“鄉下”——位於西南部的萊茵蘭-普法爾茨州——踏上政壇的,直到他登上德國政治的神壇,成為德國歷史上獨一無二的“統一總理”,以及迄今為止任期最長的聯邦總理:從1982到1998年,他連續擔任了16年的德國總理,以致於德國有一代人以為“總理”一詞就是“科爾”。
 
  從1969年“政治弑父”——他成功推翻和取代了州長——開始,到最後在政黨黑金醜聞中被自己培養的“小姑娘”安吉拉·默克爾“政治弑父”而結束,科爾的政治生涯無疑是德國與歐洲當代政治生活的一本活記錄,其中寫滿了他所在以及所領導的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黨內整合與鬥爭、德國政黨間的合縱連橫、國際大勢的波詭雲譎,有成功與輝煌,也有陰謀與失意。科爾在長年執政和領導基民盟期間形成的“體制”,以及他作為歷史學博士所體現出的保守傾向的歷史觀,甚至他對待新聞界的鬥爭態度,在德國始終是充滿爭議的。
 
  然而我們首先需要在歷史的高度上回憶科爾的政治遺產。科爾的名字是和戈巴契夫、雷根、布希、柴契爾、密特朗、鄧小平等世界級政治家聯繫在一起的。那是一個東西方對峙的時代,一個不具有完全主權、處於“冷戰”前線的德國需要謹慎處理各方關係的時代,也是一個德國社會急速發展、渴望和平與民主價值的時代。
 
  在並不充分的條件之下,科爾硬是在並不屬於世界一線政治舞臺的德國下出了世界級的棋局:無論是柴契爾的極力反對,還是密特朗的有條件不阻止,以及前蘇聯的高額要價,都沒有妨礙政治直覺過人的科爾抓住歷史機遇、實現兩德統一的意志。雖然東德地區在統一後並沒有在經濟上成為科爾所預告的“繁榮的土地”,雖然德國統一的經濟和社會代價極其高昂,但是僅僅是和平實現統一這一個奇跡,已經足以使科爾名垂青史。其中一個小故事是,科爾是在家中向她的妻子哈內蘿爾口授了德國統一的十點計畫的。在這個意義上,德國的統一可以說是科爾的個人成就。就連統一後德國在首都柏林進行的大型建設項目都深深地留下了科爾的個人審美傾向。
 
  科爾也是一位堅定的歐洲主義者。為了實現德國統一,打消歐洲國家的傳統顧慮,科爾堅決把德國統一與歐洲一體化事業聯繫到一起。甚至為了加速歐洲一體化,不顧南歐等國家經濟條件的不成熟,決定引入歐元代替此前的各民族國家貨幣。
 
  我們在事後也瞭解到,德國放棄馬克、引入歐洲統一貨幣也是法國為德國統一開出的條件。雖然歐盟目前麻煩不斷——希臘等國的主權債務危機尚未解決,英國脫歐、民粹主義勢力日益坐大等發展又在瓦解歐盟的政治基礎,但是科爾那一代政治家為歐洲和德國建構的和平發展框架,仍舊是歐洲現代和未來政治的唯一可以想像的路徑。在歐洲一體化的道路上,歐洲人仍舊需要延著科爾的足跡、當然也需要克服科爾的局限繼續前行。
 
  作為一位兼具現實主義視野和世界格局的政治家,科爾發展了與中國之間的緊密合作關係。除了多次訪問中國,在20世紀90年代在發達國家中較早實現與中國關係的正常化,科爾非常欽佩鄧小平等中國領導人在德國人自己都不相信德國能夠統一的時候支持德國統一,以及祝願歐洲擁有與美元一樣強大的歐洲統一貨幣。在科爾執政的時期,中德關係克服了種種問題,獲得了穩健的發展,科爾的中國政策也為後繼的德國政府所繼承。在日常生活中,科爾是北京烤鴨的忠實擁躉,曾經在波恩中國大使館的食堂和柏林的中餐館留下了不少傳說。
 
  今天,我們紀念德國的“統一總理”,一位偉大的歐洲人和為德中關係做出過實質貢獻的偉大政治家。
 

相关热词搜索:理科 北京

上一篇:著作等身的金正日:若沒成為政治家,將成出色導演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