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時事 > 正文

我國漁政船以一敵五救回被外國炮艇圍困漁船
2012-06-02 17:12:08   来源:   评论:0 点击:

  原題:在赤瓜礁感受越南威脅在黃岩島目睹中菲對抗  隨中國執法船巡航南海  ●本報赴南海特派記者程剛  船劃開深黛色的海面,犁出...
  原題:在赤瓜礁感受越南威脅在黃岩島目睹中菲對抗

  隨中國執法船巡航南海

  ●本報赴南海特派記者程剛

  船劃開深黛色的海面,犁出一條白色浪線。5月是南海航行的最佳時節,東北風過去了,西南風沒有起來,颱風也還未及生成,海面輕搖蕩漾,波瀾不驚。在這黃金般的航海季,海鳥繞桅飛,海豚逐船戲,水色碧少靛多,海天之美遠勝畫卷。可作為一個關注南海問題的中國人,《環球時報》記者近些天來在西沙、南沙、中沙隨著中國公務執法船巡航了一圈,身臨現場的所見所聞,卻讓記者難有心思沉醉美景,更多的倒是感慨、扼腕。

  外國炮艇漁船頻頻侵入滋事

  當下南海最惹人關注的地方是黃岩島,屬於中沙群島。但事實上,在南沙乃至西沙海域,南海周邊的其他一些聲索島礁、海域主權的國家也同樣動作不斷。

  在我南沙守備部隊駐守的永暑礁上,《環球時報》記者瞭解到,5月上中旬的20天內,就發現了某國18條船逼近永暑礁活動,無論中方用甚高頻無線電喊話還是發信號彈警告,對方都不理不睬、置若罔聞,直到中方出動值班船,它們才悻悻離去。永暑礁是中國大陸在南沙群島礁堡面積最大、守備力量最強的地方,這裏尚且如此,其他海域的情況可以想像更不平靜。

  在隨中國政府公務執法船巡航南海的過程中,《環球時報》記者就在海上獲悉了兩起外國炮艇在中國的傳統疆域線內追襲、扣拖我國漁船的事件。前一起,有“中國漁政310”船正在那一帶海域執行護漁巡航任務,聞訊火速趕往救援,3艘外國炮艇為其所懾,改變航向放棄追擊,結果5條廣西漁船安然無恙。後一起盡責勇為的是“中國漁政302”船。當時,一條有9名中國漁民的廣西漁船已被5艘另一國家的炮艇包圍控制,被拉在1條外國炮艇後正拖向該國的港口。“中國漁政302”船歷經9個多小時的追擊和鬥智鬥勇,以1對5,硬是救回了中國漁船。正是靠著中國漁政船的護漁行動,避免了兩起事件釀成更大的外交麻煩,沒有給正處在緊張中的南海局勢再添新亂。

  西沙群島全部在中國的掌握和管轄中,但近年來,在越南政府的支持下,大量越南漁船來到西沙海域非法侵漁。它們在這段時間活動更加頻繁。這些越南漁船普遍採用炸魚、電魚、毒魚等作業方式,常在西沙捕魚的中國漁民提及這些異常生氣,他們告訴《環球時報》記者,越南漁民只要到西沙來,造漁船有越南政府資助,油錢有補貼,從西沙打了魚回去還有獎勵,要是被中國處罰了則包賠損失。“越南漁民過來侵魚,幾乎不在意怎麼處理魚獲,只要拿回去表明是在西沙打撈的就能領到賞錢。即使被中國方面抓住扣船,他們也一點都不在乎,反正回去都由越南政府包賠損失。”永興島的一名漁民這樣對記者說。這個漁民說,前些天剛放了幾個非法侵漁的越南漁民,“中國就是仁義,給他們好吃好住,還請醫生給他們檢查身體。越南漁民在國內有錢掙,即使被抓人身安全也沒問題,因此更有恃無恐!”這名中國漁民很感慨。在浪花礁一帶海域,晚上侵漁的越南船往往幾十條挨在一起,燈火通明,遠看就像一個海上小城市似的。

  中國海軍艦艇讓人安心

  不光是頻頻闖入中國控制的海域,南海周邊國家還在侵佔的島礁周圍擴大控制範圍,壓縮中國漁民的作業空間,而且無所禁忌。“瓊瓊海03688”的船東王維民將小臂上一處傷痕展示給《環球時報》記者看,那是十幾年前他在南沙作業時被越南軍人開槍擊傷的,與他同船的一名漁民則被打死。現在中國漁民儘量去中國控制的礁盤或無人礁附近作業。王維民告訴記者,近來越南對中國漁船越來越狠,以前中國漁船還可以在越占島礁外一定距離作業,現在稍靠近,越方就出艇鳴槍驅趕。

  不久前,王維民在南沙九章群礁海域作業了近兩個月。九章群礁是中國控制的礁點和越南侵佔的島礁交錯的地方。赤瓜礁就在九章群礁中。1988年,中國軍人在這裏進行了一場規模很小的海上反擊戰鬥,結果中國大陸才在南沙的7個礁上掌握了控制權。經過赤瓜礁旁,《環球時報》記者情不自禁地對礁堡上飄揚的中國國旗行注目禮。記者看到,赤瓜礁孤處在越占島礁的包圍之中,用肉眼就能看瓊礁、鬼喊礁的輪廓,而更遠些,還隱約可以看到一線島岸,用長焦相機的鏡頭,可以看到那裏樹木蔥蘢,房舍儼然。那就是南沙群島中的第四大島景宏島,越南在南沙的第二指揮部所在地。好在赤瓜礁外,有南海艦隊的南沙值班護衛艦伴守,威武的艦船讓人心安不少。

  從南沙到中沙的航行途中要經過鄭和群礁,中國臺灣控制的太平島就在這組群礁的西北部。記者所在的船貼到離太平島只有1海裏左右的近處,畢竟都是中國人,島上對我們的船沒有什麼反應,記者從相機鏡頭裏看到島上暸望塔上值班人靜靜地觀察著我們這條船。

  在巡航中,記者觀察到,越南礁堡顯然都是統一設計的,礁上都有繼續建設施工的動靜。在草樹繁茂的越占島嶼,越方建得就更用心思。“怎麼好地方都被別國侵佔了”,這是記者在巡航過程中聽到最多的感歎。一些礁上的守礁人對記者說,這些年礁上生活條件有了不小的改善,可以打移動電話、上網,電視有很多頻道,添置了更好的海水淡化設備,部分裝上了太陽能光電板或風力發電設備,但我們的礁堡本身的建設從上世紀90年代建成後並沒有太大變化,而越南等國占的島礁卻一年一個樣。據稱,越南等國是用對口支援政策,一個省負責支持一個島礁的建設。

  每一艘中國漁船就是一面五星紅旗

  在南海,中國漁民們對打破菲越對南沙一些海域的實際控制做出很大貢獻。有人說,“每一艘出現在南沙的中國漁船就是一面五星紅旗。”49歲的陳奕平到南海打魚已經快30年了,如今,他是“瓊瓊海03889”的船東兼船長。今年春節之後,他已經帶船第三次出海了:“黃岩島、禮樂灘,我都去過!”繼承祖業,世代在中、東、西、南沙海域“做海”為生的這位海南瓊海譚門鎮漁民,最近15年來卻頗為不順,他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海上連遭周邊國家施暴,損失慘重。

  1997年底到1998年,陳奕平人被抓、船被扣,在馬尼拉蹲了5個月菲律賓的監獄。當時,他開著他的第一條漁船在黃岩島附近海域作業,卻遭到菲律賓軍艦的扣押。陳奕平記得很清楚,在馬尼拉,菲律賓人拿出一份英文檔讓他簽字,說只要簽字馬上就可以放他回去。“我看不懂上面寫的是什麼,但心裏知道很可能同領海、主權有關係,所以堅決不肯簽。”陳奕平回憶起這一段時眼神裏立刻閃動出一股硬氣。陳奕平說,上一輩的譚門漁民中,有許多人因為堅稱自己是在中國海域捕魚、嚴詞拒絕在承認非法越界捕撈的檔上簽字,結果在外國監獄裏坐了10多年牢。

  事實上,南海漁民在祖祖輩輩進行耕海牧漁的海域現在遭受到越來越多的現實威脅。他們許多人都說,能夠安全作業的海域和礁盤已經越來越少。陳奕平感慨地說,我們中國是堅決不開第一槍,但這些搶我們島礁的國家在南海不知道開了多少次第一槍了!

  在黃岩島看菲律賓耍花招

  引爆當下南海焦點的黃岩島,是中沙群島的主要礁盤。早在1279年,中國天文學家郭守敬就曾在這裏設立過測量點。抵達了黃岩島海域後,《環球時報》記者從所在的船上望去,島周圍的海面由淺藍到孔雀綠再到黛青,一些漁船漂在孔雀綠和淺藍的水面上。雖然名字裏有“島”,黃岩島實際上只是一個環礁及其包圍成的潟湖。潟湖內水淺,看上去呈淺藍色,裏面到處是暗礁,稍大點的船要在裏面航行都很難。

  潟湖外的海面上,2艘中國海監船和2艘漁政船停車漂著,守在潟湖出入口外。不遠處有一艘菲律賓海岸警備隊的巡邏艦,可以看見有人躲在駕駛樓裏偷偷地窺視。一名在這裏堅持了20多天的中國水手指著潟湖裏一條船說,那是菲律賓的水產資源調查船,靠著噸位小趁機開進潟湖裏。而我國的公務船因為大,進不了暗礁密佈的潟湖,好在現在中國派來了一條小公務船,也進入潟湖執勤了。中菲雙方的船多數時候只是靜默地僵持著,但菲律賓時不時會耍點小動作。記者親眼看到2條菲律賓漁船試圖闖入潟湖,中國3條公務船立即排成逐層阻攔的隊形粉碎了其圖謀。

  進入6月,南海即將迎來颱風季,在颱風風道上的黃岩島很快就將風急浪狂。到時候,所有的船隻無疑都會撤走。但風過之後再往黃岩島去,菲律賓船隻需100海裏左右航程,而我們的船要走500多海裏。在侵佔南沙島礁的過程中,菲律賓曾使過用船坐灘的招數,將1艘報廢的大型登陸艦故意擱淺到仁愛礁的礁盤上作為據點。類似的招數菲律賓多年前也試圖用在黃岩島,但中國用堅決的態度和辦法迫使菲方放棄了行動。有分析稱,菲律賓如今故技重施的可能性在增大。隨船的一些中國海上執法人員說,需要早做安排快施對策,否則今後中國船隻要進入黃岩島礁盤會很困難。一名南海漁民擔心地對記者說,如果這一次在黃岩島問題上不能制止菲律賓,那麼以後南海周圍的一些國家都會變本加厲、更加倡狂。▲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美國再發食人慘案:大學生殺害室友並吃其心臟
下一篇:廣西南寧4個村莊發生地陷轉移844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