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國生活 > 正文

德國的夜生活 一窺漢堡紅燈區的誘惑
2011-08-23 14:41:16   来源:   评论:0 点击:

  為漢堡的夜生活下定義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情。宗教保守人士認為它物欲橫流,是一切城市罪惡的根源;而思想前衛的人卻說,如果不去看看繩索...

 


  為漢堡的夜生活下定義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情。宗教保守人士認為它物欲橫流,是一切城市罪惡的根源;而思想前衛的人卻說,如果不去看看繩索大街的紅燈區,然後找個酒吧喝一杯,就等於沒到過漢堡!該相信誰?

  一看到这些广告板、人形招牌,你就知道你已经进入汉堡的红灯区了。  一看到這些廣告板、人形招牌,你就知道你已經進入漢堡的紅燈區了。

 

  對於“非專業人士”來說,漢堡顯然沒有阿姆斯特丹的夜生活有名,每每提到紅燈區,不知內情的人都會提及後者而很少能想到前者。但風月達人們則認為阿姆斯特丹只是讓那些好奇遊客過眼癮的地方,漢堡的繩索大街(Reeperbahn),才是真正物美價廉的好去處。

  來到漢堡,我為了尋找廉價旅館,誤打誤撞就住在了離繩索大街僅兩個街區、步行5分鐘便可到達的地方。近水樓臺住著,如果不去探索發現一下,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出門左轉,根本不用問路,找到人頭攢動的地方抬頭一看,路牌清晰地寫著“Reeperbahn”,沒錯,這就是繩索大街。不過這裏跟我想像不同,不是規劃整齊的步行街,也不是七拐八繞的小路,而是一條車輛往來密集的城市幹道。不過比中央車行道更擁擠的是兩邊的人行道,林立的店鋪全都生意興隆,行人多到常常堵住路。

  5cm口徑

  天黑之前,這裏大大小小的“Sex Shop”絕對是顯眼的主角。常常有些“少見多怪”的人駐足議論,甚感咋舌。這些商店保守估計有數百家,論數量,絕對超過脫衣舞酒吧、成人俱樂部和色情電影院。這裏有連鎖品牌大賣場,它們佔據整棟建築,分類清晰、貨品整齊:圖書雜誌、DVD、SM用具、情趣內衣,真人倒模充氣玩偶,男用、女用、同志用……還有雜貨小店,各種稀奇古怪的玩意,整間屋子顯然已經擺不下,所以還得有一個櫃檯擺在店門口,擁擠的櫥窗裏更是讓人眼花繚亂……只要你年滿18歲,不是保守人士,這些24小時營業的店鋪隨時歡迎你的光臨。

  這條街的店鋪裏,有一家叫Condomerie的最為有名,並不是牌子老或商品全,而是其行銷手段上有“狠”招。它臨街的櫥窗裏某樣商品前,總是有人駐足、竊竊私語,大部分人都會接著走開。為了一探究竟,我也湊上前去,看看到底有什麼玄機。只見櫥窗最上方,掛著一排各種造型的保險套,居中的那個口徑大約有5釐米,蔫頭耷腦地掛著,就在它的下方,有一張小小的卡片,上面用德文寫著一行字:朋友,如果您的“那話兒”能夠合適地戴上它,並且願意拍照供我們留存。本店願奉上100歐元作為酬勞。

  想必這項“促銷資訊”是吸引那麼多人圍觀,以及這家店有名的原因。覺得有趣,我舉相機便拍。此時,店老闆走了出來,微笑著說:不必吃驚,這不是玩笑,在過去的幾年,至少有4個人贏走了100塊。你要當下一個嗎?……這是我見過的最狠的逐客辭令,我收了相機落荒而逃時,聽到從店裏傳來哈哈大笑的聲音。

  這家情趣商店最讓遊客感興趣的,是櫥窗裏這個懸賞告示:朋友,如果您的“那話兒”能夠合適地戴上它,並且願意拍照供我們留存。本店願奉上100歐元作為酬勞。

  一姐駕到

  離Condomerie不遠處,是這條街上另一個著名的地方,Davidwache—此區警署就位於其中。看似兇險的繩索大街其實是漢堡最安全的地方,完全得益於它的存在。越是這種地方,越是員警關照最多的,所以無論黑道人士、小偷、惡棍還是酒鬼、暗娼,都會給足差爺面子,不在這裏搞事。6層樓的Davidwache外表貼滿碎瓷片,這個建築至今已經快一百年歷史,但看起來依然結實,樣子典雅而懷舊,在這條聲色犬馬的街角出現,絲毫不顯唐突。近200名員警每天一組組從這裏出動,在附近巡邏。“看似危險的地方其實最為安全”,有了這個警察局,用這句話形容此地最為恰當。

  隨著深入,繩索大街的本性逐漸凸顯。與“Show girl”、“Night Club”、“Sex”等撩撥人心字眼同時出現的,是隔三差五可見、印有性感女郎的海報和夜店門口外霓虹燈上曲線畢露的女性曲線。雖然天剛黑,但這裏已經迫不及待開始營業了,天鵝絨窗簾把門封個嚴實,任憑我如何好奇也休想從門口窺探究竟。乾脆進去再說,我朝領位示意,這個穿黑西服、戴耳麥、體重足有一百公斤的彪形大漢才從嘴角擠出一絲笑容,幫我把門打開。

  順著曲徑通幽的走道往裏走,當二道門打開的時候,音量巨大的音樂幾乎將我頂出來。舞臺下,幾個角落的射燈不停地用紅光掃射全場,每照亮一處,我都能看到一張張滿是橫肉的臉和舉著的大杯啤酒;舞臺上,舞娘們輪番上陣,穿著小得不能再小的性感內衣上臺,一曲完畢,再光溜溜地下去。

  正看著,突然音樂戛然而止,燈光也變得詭異起來,舞臺前方的客人一陣騷動,我循著射燈朝門口望去,只見一個高過180公分的金髮女子在幾個人的簇擁下—論長相氣質,剛才的那些女郎跟她完全不是同一個級別—邁著誇張的T臺步款款走來,閃亮的塑膠質感低胸短裙,面料少到不能再少,儘管室內光線已經暗到不能再暗,但她依然戴著巨大墨鏡,唇紅如血,香氣撲鼻,模樣誇張得好像從隔壁性商品店櫥窗中走出的充氣玩偶……當她上臺,配合著樂曲扭動腰肢輕解羅衫時,周圍所有人都停止了說話,所有酒杯都被放下,人們似乎都帶著一種儀式感在看這種被很多人認為“粗俗不堪”的表演。“她是整場的台柱,繩索大街的一姐,只在每週六,才在這裏待一個小時。”旁邊的夥計噴著酒氣附耳告訴我。

  在汉堡红灯区的巨型海报上写着:我的小弟和爱丽丝。  在漢堡紅燈區的巨型海報上寫著:我的小弟和愛麗絲。

 

  这些安全套形状的毛毛玩具,也是很受欢迎的纪念品。

  這些安全套形狀的毛毛玩具,也是很受歡迎的紀念品。

 

  红灯区餐厅的招牌也非常热辣。  紅燈區餐廳的招牌也非常熱辣。

 

  高尚人士勿入

  如果在這裏只是看看豔舞、喝喝花酒,你對繩索大街的認識絕對不是全面的。我鼓起勇氣,進入一條與繩索大街平行的狹窄小徑Herbert路。如果你是“保守而高尚的人士”,那請就此止步,也最好不要讀下去。

  Herbert路是封閉的,一邊被兩堵紅色高鐵牆擋了個嚴實,牆兩邊各有一個折形門,只可步行入內,並且從外邊看不到內部。門兩邊24小時都會各站一個彪形大漢,隨時拒絕冒失闖來的18歲以下人士及女性進入—這裏是真正的紅燈區。

  雖然我不屬於上述兩類人,但或許還有些面嫩,被要求出示護照、驗明正身後才被放行。這條路長不過幾十米,但與外面的熱鬧有天壤之別,整個靜悄悄的。兩邊門臉一個接一個,紅色調的幽暗光線從落地窗上打下來,同時刺激人感官的還有曖昧迷離的音樂。每個櫥窗裏的燈光下,都至少有一名女性駐場,她們不同年齡、不同國籍,但都同樣濃妝豔抹搔首弄姿,有的穿著半透明內衣,有的乾脆赤裸上身兩點全露。每當我走近,她們便眉眼橫飛,扭動身子,肆無忌憚地做著誘惑動作,毫無顧忌地發起挑逗……

  儘管這裏尺度大膽,挑戰到底線,但無論是來消費,或只是來圍觀,有一點是必須遵守的,就是不能照相。如果有誰不懂規矩膽敢舉起相機,輕者女郎臉色一沉,邊罵邊拉下窗簾,重者則直接沖出打手,搶相機揍人……為了不發生這種情形,我進門前就收嚴實了相機,不敢造次。

  雖然是紅燈區,但放鬆下來,這裏並沒什麼讓人不安的地方。行事規則在我看來,並不多過路邊的超市或酒吧。我邊逛邊同路經的櫥窗女郎聊上幾句。她們大多來自東歐國家,長得精緻,英語流利,很多還算健談。一圈下來,我收穫不小,知道了價碼:50歐元每人,每次20分鐘,所有地方價格一致,不存在價格上的惡意競爭。生意好的姑娘一晚上會有十幾二十個客人,錢25%作為稅收交政府,剩下的錢用來交房租和罩場子的馬仔,生意好的時候,一個月能淨賺過萬歐元……

  行走者語

  每個週六晚上是繩索大街最熱鬧的時刻,如果再趕上漢堡隊在下午的德甲中主場獲勝,那場面便更為壯觀,穿漢堡球衣的大批球迷邊走邊唱,聲音響亮整條大街。

  繩索大街不光有風月,也可以找到巨星足跡。繩索大街東側不遠處是昔日明星俱樂部(Star Club)的所在。甲殼蟲樂隊成名前,就是在這裏演出的。1963年元旦的演出,也就是著名的“明星俱樂部專輯”,就誕生於此。

  地址:Grosse Freiheit路36號

  脫衣舞酒吧門票相對便宜,但很多進門後必須消費昂貴的酒水,在入場之前,最好先問清楚。為安全起見,一些黑暗的街道最好還是不要涉足。此外,醉漢總是喜歡將酒瓶就地摔碎,走路時需注意腳下的碎玻璃。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活色生香 瑞士的“乳酪火鍋”
下一篇:新水滸角色洗白 改編壞女不靠譜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