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國生活 > 正文

女子曝代孕公司黑幕:坑老娘啊!
2011-04-02 17:11:21   来源:   评论:0 点击:

  應聘10萬年薪,簽下一份所謂愛心天使的特殊合同,從婁底來長沙的小胡就這樣成為長沙一家代孕網的天使,而噩夢從此開始。拍攝照片供客戶...

   應聘10萬年薪,簽下一份所謂“愛心天使”的特殊合同,從婁底來長沙的小胡就這樣成為長沙一家代孕網的“天使”,而噩夢從此開始。拍攝照片供客戶選擇、關進封閉的小區禁止外出、在不知名的醫院裏,一對素未謀面也永遠不會見面的夫妻的受精卵通過手術被移植到體內。就在她期盼拿到代孕公司承諾的10萬“奉獻費”時,突然發現自己是宮外孕……

 \

   打工妹辭職來長代孕

  27歲的小胡告訴記者,聽說有老鄉在長沙“搞代孕”賺大錢後,她毫不猶豫地辭職來到長沙。根據老鄉提供的聯系方式,她和代孕公司的劉姐聯系上了。“程序很簡單,他們基本不過問什麼,資料通過電子郵件發過去沒幾天,我就被招聘了,起初說月薪2000元,生了孩子給10萬。”

  十多天後,小胡接到通知到醫院做一次全身體檢,老鄉告訴她,這表示有客戶挑中她了。挑選的過程是看照片,為了防止代孕媽媽以後找麻煩,客戶一般都不會和代孕方見面。

  查出“宮外孕”被一腳踢開

  體檢後,小胡被安排每天打針吃藥,為做試管嬰兒手術准備。“手術當天,一輛面包車將我接走,手術很快,不到一個小時。”

  手術後不到一個月,小胡在例行檢查中被發現是“宮外孕”。根據合同,這種情況,客戶可以另外選擇代孕媽媽或退款,也就意味著小胡拿不到一分錢報酬。

  小胡告訴記者,更糟糕的是當她向劉姐要錢治療宮外孕時,劉姐的答複是,這筆單公司已經墊付了大筆資金,而且宮外孕屬於個體差異,公司不可能出這筆錢。

  “我一分錢都沒拿到,還要花好多錢去治病。”如今,對於當初接受代孕手術,小胡直言“後悔死了,我現在就希望媒體能曝光他們的行為,不要去害更多的人”。

  代孕網站“公開招聘”

  根據小胡提供的公司QQ,記者找到了網名為“代孕中介”的網友。在其“個性簽名”一欄,“8至15萬招代孕媽媽”幾字赫然入目。記者以家境貧困急需用錢為由申請為他人代孕,“代孕中介”很是熱情。他介紹說,目前代孕主要采用人工授精、試管嬰兒和同居懷孕三種方式。“人工授精和同居懷孕8-15萬,試管10-12萬。”記者隨後登錄對方發來網站,在這裏代孕者被分成A-I級,報酬相應為8-12萬不等。其中身高165厘米左右,大學以上,長相漂亮,報酬12萬。“懷孕後才有你的報酬,分月分期付款。”

  至於是否會違反計劃生育政策,對方淡定表示:“生產時登記的是客戶的名字,所以你不會被查到。”記者提出還需再考慮。對方發來手機號碼,“想好了就聯系我。帶上乙肝、婦科和B超的體檢證明和身份證就行了。”

  客戶燒錢,中介大賺

  隨後,記者又換以客戶的身份與“代孕中介”聯系,提出希望尋找一位素質較好的代孕媽媽。對方表示,現在客戶多,代孕媽媽少,需求者先交5000元定金後再等排隊,起碼要等上一個月。

  對方強調懷孕成功率高,並且無論男孩女孩,甚至是雙胞胎、龍鳳胎,都能滿足客戶需求。“費用25-150萬不等。”

  中介費如何計算呢?對方開出了如下清單:代孕媽媽1.5萬,補償12-15萬,醫院中介費2萬,手術費6000元。

  如此核算下來,假如客戶支付最少的25萬,那麼,扣除所有中介費後,公司還能從中謀取暴利。

  部門回應:代孕交易不受保護

  3月28日下午,記者將小胡的遭遇反映到“12315” 消費者投訴舉報專線。客服小林說小胡的行為是不受法律保護的。他打了個很形象的比方:“小胡就像很多人買了盜版產品一樣,其行為本身是不合法的,工商部門不會維護她的權益。”

  同時,小林表示不管是代孕者還是求子的客戶,他們與代孕網站的交易都是私人交易,不屬於消費者與經銷商的交易,在他們的利益受損的情況下,找工商和公安都沒用。

相关热词搜索:女子 代孕 公司

上一篇:侯佩岑將婚 表示要低調不學大S
下一篇:一年之癢:分手提速“超快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