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报导】一生对汽车的热爱 – VW教父皮耶希猝逝

Untitled

德国大众(VOLKSWAGEN)集团前董事长斐迪南。皮耶希(Ferdinand Piech)日前辞世,享年82岁。皮耶希被世人称为「大众教父」,在国际汽车产业界举足轻重,他的一生都在与汽车、权力、集团扩张纠缠,随着他的离世,「皮耶希时代」宣告终结。

皮耶希是在8月25日晚间于德国巴伐利亚省的一家餐厅晕倒,随即被家人送往附近的医院,因抢救无效而与世长辞。

皮耶希有一个威名远播的外祖父,即是金龟车的缔造者斐迪南。保时捷。皮耶希一手缔造了福斯帝国,除被称为「大众教父」外,德国人也曾称其为「汽车沙皇」,其铁腕风格和形象,早深植在世人心中。

作为斐迪南·保时捷的外孙,皮耶希从生下来就对汽车充满热情。外祖父保时捷一直就是他崇拜的偶像。1963年,皮耶希进入了保时捷公司,参与了保时捷906、917等知名车型的研发与设计。其中,在保时捷917在1970年的赛车中夺冠,使皮耶希声名大噪。

在保时捷公司任职期间,年仅26岁的皮耶希就已经在公司内部建立了自己的权力基础。但当时保时捷家族和皮耶希家族达成协议,不允许家族内任何成员参与保时捷日常运营,同时,保时捷还增设了监事会,所有家族成员都被动退出了管理层,包括在保时捷已有建树的皮耶希。

1972年,皮耶希离开保时捷公司,转往奥迪。早从1966年开始,奥迪就已经是大众集团的子公司。那时候的奥迪在规模上已经比保时捷大上许多。在奥迪任职期间,皮耶希带领团队先后推出80和100,以及柴油直喷发动机(TDI)、Quattro全时四驱系统以及5缸发动机、涡轮增压等各种技术。其中,Quattro以及TDI更让奥迪成功的与宾士和宝马抗衡。

1983年,福斯集团监事会任命斐迪南·皮耶希为奥迪公司副董事长。1989年的第一天,皮耶希坐上奥迪董事长的位置。

升任奥迪董事长之后,斐迪南·皮耶希把「比母公司做得更好」作为主要任务,奥迪既然选择了把品牌定位提升至Mercedes-Benz同级,就必须提升品质和技术含量,皮耶希把财务董事辞退,裁减四千人,并大举进军豪华车市场。

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要数在1988年秋季面世的奥迪V8,以5190mm加长车身、3.6L/4.2LV8发动机、Quattro四驱等等必杀技,向车坛宣示了奥迪也能造豪华车的决心。

福斯集团监事会在1992年4月10日,选举斐迪南·皮耶希为福斯董事长,1993年1月1日上任后,摆在斐迪南·皮耶希面前的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汽车集团,因为机构庞大内耗也非常大:福斯汽车生产效率比德系竞争品牌低30%左右、在美国市场被日本人轻鬆击溃、斯柯达转型出现困难、喜悦财务危机、整个集团大额的赤字等。

上任后不久,皮耶希下令在沃尔夫斯堡打造福斯集团汽车城,强化品牌效应,裁减西班牙喜悦车厂1.2万名员工,把喜悦这个品牌救了下来。

斯柯达同样遇到了生产力过剩、员工过剩的问题。由于福斯集团斥资兴建了全新了全自动化工厂,皮耶希的抉择是让斯柯达发挥捷克工时费便宜的优势,在可以用工人的地方暂时不新增自动化机械。

至于墨西哥福斯工厂方面,当时的研发董事马丁·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和他的团队在整顿上立了首功。皮耶希也通过福斯其它品牌的盈利来补贴墨西哥工厂,使其不至于倒闭。四年后,福斯在美国的销售额翻了两倍,Bora、NewBeetle、Passat等等车型也不断进军亚太市场。

1998年,福斯除了收购劳斯莱斯和蓝宝坚尼(Lamborghini),还復活了一个传奇的法国品牌布加迪(Bugatti)。

2001年底,当时65岁的斐迪南·皮耶希,从福斯集团董事长位置上退下,并继续在福斯集团监事会任职。2002年开始担任福斯集团的监事会主席。

2008年9月15日,雷曼兄弟申请破产,次贷危机席捲全球,保时捷控股公司因为大量贷款去持有福斯集团股份而负债超过100亿欧元。2009年5月,沃尔夫冈·保时捷向表兄斐迪南·皮耶希求援,保时捷和福斯宣佈开始合併谈判。

2009年12月7日,保时捷控股公司将保时捷汽车(Porsche AG)的49.9%股份卖给了福斯集团;2012年7月4日,保时捷汽车剩下的50.1%股份也成了福斯集团囊中之物,保时捷汽车正式成为福斯集团子品牌。

有业内人士认为,当年保时捷将皮耶希扫地出门,皮耶希从进入福斯时就早有復仇的预谋,豪掷千金收购保时捷实际上是皮耶希主导的一场復仇。

随着年龄的增长,皮耶希在集团逐渐失去话语权。2015年在公司内斗中落居下风,当年4月,辞去所有职位,长达25年的领导划下句点。

波士顿独立汽车分析师兼行业历史学家John Wolkonowicz曾这样评价皮耶希:皮耶希最重要的成就是建立了世界上最大、最成功的汽车公司,他从无到有地建造了它。

皮耶希终其一生,都离不开速度与轻量化这两个设计追求,一生充满对汽车的热爱,直到生命的最后仍是对技术有强烈爱好的工程师和汽车爱好者,他的去世也象徵着一个世代的告终。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